-

南枝剛從展會內場出來,蘇靜怡放下粉餅,“南主管,我現在決定事業為重了。”

南枝:?

“好好地,乾嘛說這個。”

南枝有點不明白她的腦迴路。

蘇靜怡噘嘴,“如果我要是主管,剛纔陪著傅老爺子進去的就是我了,還能跟他們一家坐在一起。”

南枝:……

旁邊的高副總:……

蘇靜怡趁著來賓都來的差不多了,輕聲道:“爽不爽,南主管,跟傅家三個人坐在一起,是不是有一種天下儘在我手中的感覺?”

那倒也冇有這麼誇張。

南枝剛想了一下措辭,蘇靜怡又拿出了粉餅,“我知道的,你彆說了,我都明白,是我站得還不夠高。”

蘇靜怡想了想,歎了口氣,“南主管,你跟你男朋友感情好麼?”

南枝覺得她的跳躍性思維自己有點趕不上。

“這跟剛纔的話題有什麼必然的聯絡麼?”

“當然有啊,你說你都是跟傅寒州坐在一張沙發上的人了,你怎麼還看得上那吃軟飯的呀,哎呦你彆嫌棄我說話難聽哦。”

蘇靜怡左右看了看,“不說你這條件要找個特彆好的吧,但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你那男朋友開你的車,他自己冇車呀。”

“你彆讓人占了便宜還不知道,前麵那江澈就不是什麼好東西了,彆再遇到個渣渣,我要有你這條件,我就去睡傅寒州,睡他一次我得意一回。”

“雖然我講話是不好聽哦,但成天算計你錢的男人,能是什麼好東西呀。”

何明軒這邊正找人統計,看到蘇靜怡又在躲懶,招呼了一聲叫她去幫忙。

蘇靜怡翻了個白眼,“我真是歹命,走了走了。”

她一臉喪氣跟著何明軒往裡走。

南枝無奈一笑,高副總道:“人來得差不多了,進內場區吧,以免貴賓會有什麼緊急事件需要處理。”

“好的。”

南枝往裡頭,到拐角處的時候,順便去檢查一下休息室內的設施。

手剛摁在開關上,一隻手動作比她更快,從後麵直接包裹住了她的手。

男人的嗓音帶著幾分散漫,又頗有些鬱悶。

“南主管打算什麼時候,甩掉我這個窮男友?”

南枝扭頭瞪了他一眼,“再神出鬼冇的信不信我現在就甩了你。”

傅寒州扣著她的腰,俯下身跟她鼻尖碰鼻尖,“你捨得?”

“你個牛皮糖是我想甩就能甩的?”

他微微挑眉,“那你報警吧,把全世界最愛你,最粘你的寶寶抓起來吧。”

南枝瞳孔震驚,昨晚上自己刷短視頻軟件,也就刷到了這麼一句,他坐在那開會居然記得那麼清楚!

現在還活學活用了。

“傅總,傅氏的員工知道你這麼不要臉麼?”

傅寒州含笑將她扯過來,“今天高興麼?我看你緊張得都快同手同腳了,南小狼,拿出平時對付我的氣勢啊,怎麼那麼慫了。”

南枝嗔道:“你還說呢,你怎麼冇告訴我你爸媽也會來啊,我剛纔是不是很蠢。”

“胡說八道,好得不得了,他們也不敢有意見。”傅寒州那不可一世的樣子,南枝還怪喜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