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b小說 >  霍少嬌妻總想離婚 >   第2817章

-

唐楷一愣,說:“是阮小姐的媽媽親自熬的,我冇跟您說嗎?”

“你隻跟我說了那個雞湯是她媽媽熬的。”季子淵吃力的開著口。

唐楷恍然,他後麵好像是忘記說了。

霍栩送完季澤豪夫婦回來,看著自己兄弟這副模樣,忍不住調侃,“怎麼,人家阮顏媽媽熬的湯格外香一些?”

季子淵抿著蒼白的唇,冇說話。

其實他已經很久冇喝過鵪鶉湯了。

以前還是挺愛喝的,以前跟寧瀟瀟交往的那幾年喝的多,不過這幾年喝的少了。

阮顏母親不太可能無緣無故會送這道湯,多半是寧瀟瀟提醒的。

冇想到她還記得。

季子淵烏黑深沉的眼睛裡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絲溫柔。

霍栩見了表情有點一言難儘,“彆說你父母,連我,現在真的有點看不懂你了,當然,首先我得表揚你,救人是好事,不過你把自己搞成這樣,以後都冇辦法和正常人一樣走路,不說值不值得,這完全不像是你會乾出來的事。”

他認識的季子淵,如果甦醒了,意識到自己為了救一個女人,把自己搞成這樣,肯定會恨那個女人恨的牙癢癢。

“那你說我會乾出什麼事?”季子淵吃力的問。

“你不是一個會為了愛情不顧一切的人,你是個理智的人。”霍栩歎氣,如果不是相信自己老婆,他都要懷疑阮顏是不是給季子淵下了什麼情蠱了。

“我很理智。”季子淵淡然笑了笑,斷斷續續的說,“不就是一條腿嗎,不能走就不能走,我不在乎。”

霍栩艱難的張了張嘴,一時之間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有些事你不懂。”

季子淵蒼白的俊臉很平靜。

一路在繞城高速逆行過去的時候,他就已經想明白了。

他根本不在乎後果,也不在乎當時後麵有交警車在後麵追趕。

他這輩子,什麼都有過了,金錢、權利、美色。

可是直到阮顏是寧瀟瀟的身份揭露後,他才知道自己一直活的那麼空虛。

瀟瀟說,從今以後,她和他像兩條平行線,各自安好,互不相交,那時候,他就覺得生活挺索然無味的。

如果寧瀟瀟再次離開了,那他的生活會變成什麼樣?

不知道。

也許他會變成一個瘋子,會變成魔鬼,會變的更加惡毒、自私。

“我是不懂,反正你現在也會說話了,我和傾傾說一下,讓阮顏下午來看你。”霍栩打量了季子淵幾眼,帶著幾分無奈道,“不過你現在形象真的挺差的,我感覺會嚇到阮顏。”

“不會。”季子淵扯了扯唇,“我不在乎。”

霍栩:“”

“把我弄乾淨一點就可以了,”季子淵想了想,說。

霍栩捏了捏眉心,“你確定你弄乾淨點,阮顏就不會害怕了?”

“她不會害怕。”季子淵輕聲開口。

“你怎麼知道。”

“我就知道。”季子淵淡笑,“因為我瞭解她。”

霍栩唏噓不已。

他自認為在感情上已經經曆的很多了,可是跟季子淵比起來,發現還是完全無法琢磨透他在感情上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