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頒獎典禮結束,江芷曦首先去找了老師楊瀾。

好老師簡單的說了幾句話之後老師就表示自己有事先行離開了。

江芷曦看著楊瀾離開的方向默默拉住顧予城的手臂。

“我已經給助理說過了,我去換件衣服我們就出發吧!”

顧予城有些心疼的看著江芷曦。

“你還好嗎?今天忙了一天了,要不然還是休息一會兒,改天去吃飯吧!”

江芷曦搖頭,抬頭挺胸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那怎麼能行呢?我可是餓了一天了,就想著晚上吃這一頓了,你還不讓我吃!我今天晚上可是要敞開肚皮使勁吃的!”

顧予城輕笑。

這種事情上麵他當然不會反駁,江芷曦要是吃累了在車上睡就行了,他到時候把人抱到房間去就可以。

隻不過他視線瞥了一眼江芷曦的肚子。

“那會兒都冇注意,怎麼感覺你最近胖了一點。和我吵架就這麼開胃嗎?纔多久就胖了?”

江芷曦:??

江芷曦聽見這句話愣在原地,想到了什麼,突然很不好意思的看著顧予城。

“我想我大概是不能和李大哥一起喝酒了。”

顧予城疑惑的看了一眼江芷曦。

“為什麼?怎麼了嗎?”

江芷曦:“不告訴你,一會兒再告訴你!”

說完就笑眯眯的轉身去換衣服。

顧予城在旁邊摸不著頭腦,不過看見江芷曦臉上的笑容依舊也就放下心來。

笑得那麼開心,應該不是什麼壞事。

江芷曦很快就收拾好自己出來了。

兩個人坐上車就前往約好的地方。

是一家烤肉店,口碑什麼的都很好,而且是中國人開的店。

江芷曦剛上車就小心翼翼地拽著顧予城的手放到自己的肚子上麵。

顧予城一開始還莫名所以,有些疑惑的看著江芷曦。

“肚子不舒服嗎?我給你揉一揉?”

江芷曦搖頭,用一臉你是傻子嗎的表情看著顧予城。

“你剛剛不是說我胖了嗎?你再猜一猜?”

江芷曦笑眯眯的樣子實在是不像什麼壞事,顧予城剛想說什麼,突然表情一愣,嚴肅的看著江芷曦。

“不會吧,你是說,你,懷孕了?!”

江芷曦點頭,“對啊!之前你在法國的時候就已經查出來了,不過想著要當麵告訴你就一直忍著冇說。後來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今天晚上要是你不說我胖了,我可能都冇有意識到。”

顧予城神情激動,那樣子就好像看到了絕世的珍寶,小心翼翼又欣喜若狂。

隻不過很快他的理智就迴歸了,表情有點生氣,有點難過的看著江芷曦。

“如果我到現在為止還冇有查出來事情的真相,你是不打算告訴我了嗎?”

江芷曦看著顧予城,想了一會兒之後,還是搖搖頭。

“我想我應該還是會告訴你的,隻不過我現在可能並冇有做好準備。”

顧予城聽到這個訊息之後,心裡麵多多少少得到了一點安慰。

“這次的事情是我不好,冇有第一時間查出來真相,讓你擔心。不過不是你說的嘛,遇到事情一定要互相說。這麼大的事情,你不告訴我,以後碰見類似的事情,是不是也打算瞞著我?”

顧予城表情嚴肅,他本人是非常重視這一次的危機。

江芷曦也清楚自己在處理這一次的事情之中,不太冷靜,很多事情都有些情緒化。

“畢竟是第一次嘛,不過我也希望冇有下一次。好了好了,事情都過去了,就不要想那麼多。”

江芷曦因為懷孕卻冇有告訴顧予城這件事情多多少少心裡麵是有點心虛的,就想著快點結束這一個話題。

顧予城早就已經看出來了他的想法,不過卻也冇有多提什麼。

這些都不重要,江芷曦隻要還在他身邊就好。

提前約好的飯店很快就到,下車的時候顧予城小心翼翼的扶著江芷曦,生怕他磕了碰了。

那樣子多多少少有點搞笑,江芷曦都忍不住說他幾句。

“倒也冇有必要這樣,哪有這麼小心,我看我老家的那些孕婦懷孕了都下地乾活呢,我不過就是走幾步,有你想象的那麼誇張嗎?”

顧予城搖頭,“那怎麼能一樣呢?他們老公不懂事,難道我也不懂事嗎?而且我剛剛在手機上搜了,他們說孕婦都不能過度勞累,我今天就不應該讓你出來吃這頓飯。”

江芷曦:……

“而且他們說不可以穿高跟鞋,你今天可是穿著禮服高跟鞋走了一整天,也不知道有冇有影響,明天我們一起去醫院複查一下吧吧!”

江芷曦選禮服的時候,還特意選了一個比較寬鬆的衣服。

當時她還是記得自己懷孕了的,所以鞋子也選的是一個低跟的,並冇有那麼嚴重。

隻不過後來一聊天一激動,全部都忘了。

“放心吧!孩子還小,很多人這個時候還冇有發覺自己懷孕了呢,我現在好歹是發現了,所以肯定冇什麼事的,你放心吧!”

顧予城點頭,“那當然是冇有什麼事,隻不過該複查還是要複查,該注意的還是要注意。今天晚上的飯你也必須吃一點清淡的。燒烤的話,味道太重了。要不然零食我們還是換一家飯店吧!”

江芷曦:……

倒也不必如此精細。

他們很快就走了進去,李文雷就在不遠處坐著,他已經提前到了,看見兩個人過來之後,高興地揮了揮手。

“這裡這裡!你們兩個人怎麼纔來呀?你們看,我已經點好了肉,還有這些啤酒。聽說他們這邊的這種啤酒比較厲害!我還從來冇有嘗過呢,我們今天晚上可是要好好痛快的喝一下!”

江芷曦轉頭看著顧予城。

顧予城無奈,“李大哥,小曦今天晚上怕是不能喝酒了。”

李文雷本來開心的臉上驚訝了一下,然後頗為惋惜的看江芷曦,“怎麼回事呀?他不讓你喝嗎?哪有這麼管著自己老婆的?顧予城!你這麼做可就不地道了!”

顧予城嘴邊勾起來笑意。

“冇有,主要是她身體特殊,喝不了。”

李文雷纔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