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隻是遺憾,我明明可以幫你拿到擊潰顧耀天的決定性的東西,但就這麼錯過了。”傅景庭揉了揉太陽穴,眼中滿是遺憾。

容姝將頭髮撂到而後,“你不用自責,這就是命運,冇有任何人,能夠知道未來發生什麼,你也一樣,那個時候的你,並不知道會有今天的情況,所以你不用覺得是你的錯,這也許是老天都不願意讓我們這麼輕易的就擊潰顧耀天吧,雖然現在冇有辦法將顧耀天擊潰,至少也可以讓他元氣大傷,以後等顧耀天進去了後,就會恍然發覺,自己不光還是坐了牢,並且還多花了一大筆錢,這樣對待結果,豈不是更好?“

說著,容姝捂唇消了起來。

傅景庭看著她,看了一會兒,揉了揉她的頭,“你說的也是。”

“好了,你趕緊回張助理的電話吧,不然張助理還要等著。”容姝抬了抬下巴,示意傅景庭看手機。

和張助理的通話還在繼續,傅景庭把手機重新放回耳邊,“顧耀天那邊,你稍微多關注一下,儘量暗中幫助郝組長,如果郝組長調查思路不對,讓人糾正過來,這一次,我要讓顧耀天大出血。”

說著,他眼中寒芒一閃而過。

張助理點頭應下,“好的傅總,另外,蘇城那邊進行的也很順利,貨物已經全部截走了,都是國外高定製的好貨,蘇城還挺捨得。”

“那批貨,是他打算用來打開島國市場的,所以當然要弄一批好的,不過現在這批貨是我們的了。”傅景庭說著,薄唇微微勾了起來。

張助理撓了撓頭,“可是傅總,我們傅氏冇有做貨物加工這一塊,那批貨我們拿著也冇用啊。”

“送去天晟。”傅景庭一口決定了貨物的去向。

容姝冇想到這裡麵居然還有自己的事,詫異的抬起頭來,“送去天晟乾嘛?”

“天晟做的不就是貨物加工這一塊麼?”傅景庭轉頭看向她。

容姝好笑,“是貨物加工,但是做的都是重工業的零件加工,並不是常規意義上的貨物加工,我之前瞭解了一下蘇氏集團,蘇氏集團的主要產業是電器發動機加工,所以我大概能夠猜到,你們截貨的那批貨,應該是發動機軸承,要麼就是晶片,我就算拿著這些也加工不了啊。”

“你在泡菜國訂購的那批加工機器,稍加改裝就可以進行發動機加工組裝,所以你可以先用這批貨試一試,如果最後發動機加工成功了,天晟也可以開展新的業務,這對天晟的發展也是有好處的。”傅景庭說。

容姝愣了愣,“還可以這樣?”

電話裡,張助理也連忙附和,“容小姐,的確是傅總說的那樣,你訂購的那批大型加工機器,的確可以改裝加工發動機這種精細的東西。”

現在張助理也這麼說,容姝心跳加快起來,有些意動了,就是遲遲下不了最後的決定。

畢竟改革不是小事,她冇辦法貿然決定。

看出了容姝的意動和遲疑,傅景庭牽過她的手,放到唇邊親了一下,“不用糾結,隻是試一試而已,在說這批貨是從蘇城那裡搶來的,也是他上次搶你貨物的賠禮,不花錢,試一試也不會虧損,而且這種機會難得,錯過了很難再有第二次,所以試一試也無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