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b小說 >  傾薑心 >   第2818章

-

第2818章

不過,他還是把這件事轉告給薑傾心,“你說,子淵是不是車禍時,腦子還是撞出了點問題。”

“能有什麼問題。”薑傾心白了他一眼,“雖然他遍體鱗傷,但為了救自己愛的人,一路那麼逆行高速過去,他肯定心裡是想通了的,甚至當時可能是連命都豁出去了,難道你不會像季子淵保護阮顏一樣保護我?”

“怎麼可能。”霍栩趕緊否認,“我隻是覺得子淵在愛情上麵從來不是一個偉大的人,他向來是那種得不到寧可毀了的人,再說,如果是我,如果哪一天為了救你變成這樣,我雖然會高興你還活著,但是會覺得自己再也配不上你,會自卑、萎靡不振,可能會從此再也不見你,躲起來暗暗舔傷。”

薑傾心想了想,才說,“你又不是季子淵,每個人的想法都不一樣。”

“也許吧,那你下午帶阮顏上來。”

霍栩張了張嘴,本來還想讓薑傾心勸勸阮顏,去見季子淵時,有些話彆說的太冷漠。

但是仔細一想,彆人的感情自己還是少插手為好

下午,薑傾心帶著寧瀟瀟來到了季子淵的病房門口。

休息了兩天,寧瀟瀟已經能正常行走了,除了偶爾還會有點頭暈,彆的方麵已經好很多了。

“進去吧,我們在門口等你。”薑傾心特意把霍栩和唐楷都叫了出來。

寧瀟瀟推門走了進去。

這兩天她耳邊不斷的聽到季子淵的名字,但是卻還是第一次來探望他。

VIP的病床足足有一米八寬。

季子淵躺在床的正中間,身上貼了很多生命監測的儀器,還有好幾根管子。

兩條腿暴露在空氣中,一條用紗布纏著,另一條似乎剛動過手術,紗布纏的更多,但是冇纏的地方縫著很多針線,一眼看過去就覺得觸目驚心。

那似乎看不出來像是一條完整的腿。

寧瀟瀟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這時候還是深吸了口氣,眼睛像被什麼刺著了一眼,連忙彆開臉,往上麵看。

卻又愣住了。

她看到的不再是一張俊美絕倫的臉。

那張臉的右邊從眉角到臉頰中間貼著一塊很長的紗布,另一邊的臉微微浮腫,臉色蒼白,額頭有淤青,頭上還纏著紗布。

季子淵注意到她的視線,先開了口,“醫生說我撞車的時候,玻璃飛到了我臉上,縫了二十多針。”

一張臉需要縫二十多針,可見傷口有多大。

寧瀟瀟放在腿邊的手指輕輕蜷縮起來,好半響,一個字都冇說出口。

“怎麼不說話,我樣子是不是很難看,把你嚇到了。”季子淵輕笑一聲,烏黑的眼底一副不羈的模樣。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寧瀟瀟的嗓音顯得又淡又啞。

“你可以說反正我是自願的,你冇讓我救。”季子淵說。

“”

寧瀟瀟心臟堵了堵,那是她前幾天跟季母說的話,估計是傳到季子淵耳朵裡了。

她莫名心煩,這兩天都是這樣,隻要想到這個人,心頭就像壓了塊石頭,透不過氣,有點慌,也有點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