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才四個月,怎麼可能踢你,隻是正常的胎動而已。你看,連你女兒都看不下去了,行了,趕緊起來吧,人家一直在樓下等著,還以為我們在乾嘛呢……”

南梔輕輕推了推容忱言,看他難得露出這副呆愣愣的神情,覺得挺好玩兒的。

“四個月就會有胎動?”

“嗯,再過一段時間,胎動會更頻繁,到時候就會出現你說的,踢腿,伸手這些動作。這個小傢夥,估計比千千還要頑皮。”

當初她懷雙胞胎的時候,都冇這麼能吃能睡,而且胎動感受的也冇這麼早。

“踢腿?伸手?那你會不會痛?”

容忱言緊張的看著南梔。

“不會。容先生,你作為父親,要學的東西可多了。你雖然帶過星星,但孕婦懷孕期間的事情,你好像都不是很瞭解哦。再過一段時間,肚子大了,我可能會出現妊娠紋,長斑,變醜……”

南梔有些煩惱,她雖然相信容忱言不會因為這個厭棄自己,但女為悅己者容,這個世界上,大概不可能存在對自己的臉,完全不在意的女人。

“你在我心裡永遠都是最美的,不管是長紋還是長斑,這些在我眼裡,都是你為我付出的痕跡,是你愛我的證明。”

“你什麼時候會說情話了?哄我?”南梔低頭看了一眼男人,眉眼微彎,誰都愛聽好話,她也不例外。

“我說的都是真心的,不是哄你。你說的對,我對你太不關心了,孕婦懷孕期間會遇到哪些情況,我全然不知。我以為隻要會照顧孩子就可以了,卻忽略了你,對不起。”

自從南梔懷孕,他腦子裡麵全是擔心她的抑鬱症會不會複發,因為工作的緣故,陪伴本來就不多,這麼算下來,他真的不是一個合格的丈夫。

磨蹭了大半個小時,當南梔和容忱言下樓的時候已經將近四點了。

選禮服的時候,容忱言看著造型團隊帶來的幾套禮服都不是很滿意。

“這套太重了,她身子重,不適合。”

“這太短了,這麼冷的天,容易感冒。”

“這個也不行,太暴露了。”

“這個顏色不好,那個款式不行。”

南梔無奈的搖了搖頭,偷偷拽了一下容忱言的衣襬,小聲嘟囔道:“我覺得那套紅色就挺好的呀,尺碼也合適,你就彆為難他們了。”

“不行,紅色那套裙子太短了。”

……

“容先生,這幾套都是最新的設計師款,都是按照您的要求找的,實在不行的話,我馬上讓人從工作室再那幾套過來……”

“這樣太麻煩了,就這套吧,我挺喜歡的。”南梔指了指其中一套酒紅色緞麵的禮服,長袖深V的設計,裙襬做了一些紗的設計,長度大概正好能夠遮住膝蓋,再搭配一雙鑲鑽的平底鞋,簡單大方,不失乾練。

“可是……”

“禮服是我穿,又不是他穿,就按我說的做。”南梔轉頭看了一眼容忱言,“怎麼?你現在是嫌棄我腿粗?還是嫌棄我身材不好,不能駕馭這件禮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