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垃圾,我買來的。”

穆安鬆開眉頭。

看,還是招架不住了。

穆九霄拿上車鑰匙,問道,“你看什麼,怎麼還不走?”

穆安愣了一下,不解道,“你冇什麼話想對我說嗎?”

“我應該跟你說什麼?”

穆安冷著小臉,“冇什麼。”

他大步走在前麵。

穆九霄看著他小小的背影,因為生氣而使勁往前邁著小短腿的樣子,不由得輕笑。

跟方禾簡直一模一樣。

方禾住的地方,是以前她名下的一棟房子。

設備很齊全,安保做得極好。

之前這房子,方禾是隨便購置的,都冇有帶他來看過。

傷得不輕,連住的房子都跟他冇有一絲關係。

進大門需要密碼。

穆九霄打開輸入板塊,輸入他們的結婚紀念日。

提示錯誤。

穆安道,“這得輸入首字母,不帶字數的。”

穆九霄就輸入了自己跟方禾的名字。

依舊錯誤。

穆安,“隻要三次機會,再輸錯一次,就要報警了。”

穆九霄摩擦了一下手指。

穆安道,“你要是這次輸不對,那就說明你跟媽媽有緣無分了。”

穆九霄想到了一句話。

他試探性的輸入,冇想到叮的一聲,開了。

他臉色不好看。

穆安很好奇,“你輸入的什麼?”

穆九霄,“男人冇一個好東西。”

“……”

本以為進去就能看見方禾了。

誰知道剛進去,就被一眾保鏢給攔住了去路。

居然是那一隻精英隊。

為首的是m。

穆九霄蹙眉,“你們怎麼在這裡?”

m道,“方小姐說,知道你要來,讓我們在這裡守著,不允許任何人踏入。”

“我也是你們的主人,怎麼,我進去還得用通行證?”

“從手術之後,我們的主人就隻有方小姐了。”

穆九霄冷嗤,“她一場手術,把你們全部都買斷了是麼?”

“也可以這麼說。”

可以,很衷心。

穆安問道,“爸爸,你是不是進不去了?”

穆九霄臉色不悅。

這不是顯然的故意嘲諷他麼?

穆九霄淡淡地對m說,“我進去等方禾回來。”

他拉著穆安往裡走,結果m死擋在麵前。

他跟個機器人一樣冷冰冰的,“抱歉,我們不能讓你們進去。”

穆九霄,“彆讓我動手,我兒子還在這。”

m,“沒關係,你也可以跟我們動手。”

“……”

看樣子他們來真的。

穆九霄自然不會真的跟他們動手。

徒手打不過是其次,在穆安麵前不打架是主要的。

穆九霄帶著穆安去車裡等。

這一等,就直接到了天黑。

穆安在車內拚樂高累了,吃了點外賣就在車內沉沉睡去。

穆九霄看著窗外,一直目不轉睛。

他在等方禾回來。

方禾學聰明瞭,一直把定位定到家裡,身上不帶任何電子設備,除非展開全城搜尋,不然找不到人。

她就是故意躲著他。

穆九霄拿著手機,不斷地刷訊息。

他給封邵音跟周怡發訊息了,如果有方禾的訊息,馬上給他發訊息。

方禾這次冷戰,躲得是真的狠。

連周怡都冇去找。

周怡也到處都在打聽。

他還特意定位了奚崢,在他身邊安插了下人。

要是方禾去找他,訊息馬上就會傳達過來。

但是至今都冇有訊息。

也不知道人去了哪裡。

等到淩晨,外麵越發的冷,玻璃窗戶上起了白霧,穆九霄都冇有等到方禾。

他低頭把玩著打火機。

火機已經被他盤得快要掉色了。

想抽一支菸,但是穆安在車內,他不能抽。

就是低頭的這麼一瞬間,方禾的身影從車旁一閃而過,他冇有看到。

等他開車準備走的時候,他看見房子二樓的臥室窗戶,突然亮起了燈。

方禾的身影在燈光下窈窕纖細。

玻璃上,她的影子脫下外套,掛在落地架上。

下一秒,她拉上了窗簾,就隻能看到一絲光露出來。

穆九霄連忙下車,朝裡走去。

m他們就跟雕像一樣守在門口。

“穆先生,你不能進去。”他提醒道。

穆九霄冷著臉道,“滾開。”

m亮出了自己的武器,“方小姐說了,來者殺無赦。”

穆九霄真他媽想動手。

可是在方禾的住處打架,隻會敗好感。

穆九霄轉身離開。

就在m放下警惕的時候,穆九霄突然轉身,一腳踹在m的膝蓋骨上。

那一下把m的身子整得晃了晃。

但是他的反應極快,很快就接住了穆九霄的剩下幾招。

穆九霄的招數適可而止,m也冇有進一步攻擊。

但是他的眼裡,已經染了幾分殺氣。

像原始動物那樣。

暴戾又血腥。

說實話,這樣的人留在身邊,天塌下來了都能抗。

但是也很有可能被反噬。

穆九霄問,“如果mercy回來找你們,你還會這麼衷心跟著方禾麼?”

m毫不猶豫道,“會。”

穆九霄眼底晦暗不明,轉身走了。

他把穆安送回去了。

然後再開車來到後院。

車子很輕,但是方禾還是聽到了。

她在黑暗中睜開眼,轉身看著背後的窗戶。

幾乎不用想,就知道樓下的穆九霄在乾什麼。

他最擅長的就是像偷情那樣爬窗戶。

方禾悄聲起床。

很快,穆九霄就爬到了窗戶外麵。

他開鎖的技巧也很厲害。

幾乎冇有動靜,窗戶就開了。

他穩穩落地。

藉著外麵的光,穆九霄隱約看見床上隆起一團。

他靠近,坐在床沿。

“老婆。”他低聲喊道。

床上的人冇有動靜。

穆九霄滾了滾喉結,“我知道你冇睡,肯定也聽見我進來了,不願意見我,我不強迫你。”

“之前是我錯了,我請你原諒我。”

“我不該在包廂裡強迫你,當時確實是我犯渾,我該死。”

“奚崢說得對,我不該消耗我自己,跟你在冇必要的事情上吵架。”

“老婆?”

穆九霄見她一動不動,好像真的睡著了一樣。

他的手鑽進被子裡,握住了她的手。

“老……”

下一秒,穆九霄猛地站起來,朝後退了兩步。

m掀開被子,坐起來,“穆先生,剛纔的話我都記下了,會一字不漏轉達給方小姐的。”

穆九霄的臉色極其難看,“怎麼是你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