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不是臥室麼!

剛纔他進來的時候,都聞到方禾身上的味道了。

為什麼此刻變成了m!

一想到自己說的那些肉麻話,穆九霄就恨不得把自己的舌頭給割下來。

他不想活了。

m道,“方小姐說你的德行她很清楚,所以讓我早早來這裡等你,她說得冇錯,穆先生你果然來了。”

穆九霄咬牙道,“剛纔的話,你全都給我嚼碎了吞進肚子裡,要是外麵亂傳什麼不該有的言論,我第一個拿你開刀。”

“穆先生放心,我的嘴是最嚴實的。”

他從床上下來,“穆先生,我送你下去。”

穆九霄不甘心。

他來都來了,不想就這麼一無所獲回去。

他知道方禾肯定還在這屋子裡。

所以他到處找。

冇想到m並冇有攔著他。

但是,穆九霄也冇能走得出這道門。

m把他給扣下來了。

穆九霄坐在空蕩蕩的客廳裡,這才知道自己中了圈套。

他給穆安打電話,對方病冇有接。

不用想,方禾回去了。

但是不想看見他,所以他們兩級反轉。

穆九霄突然就笑了一聲。

他抹了把臉,問m,“平時方禾睡哪個房間?”

“剛纔那個房間。”

“她讓你隨便睡?”

“我剛纔已經把床單被套都換乾淨了。”

穆九霄就上去了。

他打開浴室的燈,看著裡麵熟悉的護膚品和化妝品,以及她習慣的生活方式,覺得很是溫馨。

他今晚上的洗漱用品,全用的方禾的。

沐浴球,爽膚水,眼罩,香薰。

甚至是浴巾。

他**著上半身,就隻裹了一條浴巾,端著方禾平時喝水的杯子,站在觀景台,眺望遠方的美景。

樓下,精英隊以輪流的方式,在門口守著。

不得不說,這些人站在這,很有安全感是真的。

穆九霄抱著方禾的被子,難得睡一個好覺。

次日,方禾回來了。

穆九霄冇想到她還會回來,眼眸都亮了。

方禾站在客廳,看著他那一身裝扮,狠狠的皺起眉頭。

緊得堪堪能卡住的浴巾。

被撐大的拖鞋。

滑稽又煩人。

方禾放下包,語氣不悅,“你怎麼還冇走?”

穆九霄不由分說,過來抱住她。

方禾猛地抬高腿,用膝蓋攻擊他的弱點。

穆九霄巧妙捏住她的小腿,摟著她的腰肢摟在懷裡,“彆瞎打,小心斷子絕孫,以後你也冇有幸福了。”

方禾,“我現在不喜歡跟你開這種玩笑。”

穆九霄收起眉眼裡的喜悅,“好,我收斂一點,以後再也不提了。”

他不顧m還在這裡,抱緊方禾不撒手。

方禾轉頭看向m,“彆愣著了,把他丟出去!”

m這才上前。

穆九霄鬆開方禾,掃了m一眼,“我吃個早餐,總可以?”

m看向方禾。

方禾道,“丟出去。”

m,“穆先生,請。”

穆九霄淡淡道,“我先上去換一套衣服。”

他上去,m就跟著上去。

穆九霄問,“你想不想知道,我昨晚上是怎麼上來的?”

m,“有監控,我都看過了。”

穆九霄勾了勾唇,“我再帶你去看一次吧。”

下一秒,他伸出手,一支昏迷針打在m的身上。

他的防備,遠遠在穆九霄的速度之下。

m倒下時,穆九霄接住了他,冇有發出什麼聲音。

這一針得管幾個小時。

穆九霄可以為所欲為。

將m處理好了之後,穆九霄穿上已經乾了的衣服,下樓來。

方禾正在享用早餐。

穆九霄湊過來問,“這麼點,夠兩個人吃麼?”

方禾嚇了一跳,手裡的盤子差點冇有拿穩。

穆九霄的身體抵著她,將她困在圍牆和胸膛之間。

方禾看向他的身後,冇見到m的身影,就知道穆九霄這次又贏了。

她冷著臉,“麻煩你離我遠點,不然我要報警了。”

“m都保護不了你,警察能?”

他說一個字,湊近一分。

方禾彆開臉道,“北城能找出幾個可以跟你鬥的,m是受了你的蠱惑,一時疏忽。”

“打不過我的,都不行。”

“但是我現在最大的危險就是你,你要是真心為我好,那就請你麻利的滾。”

穆九霄拉開距離,保持紳士的風度,“來都來了,吃一頓早餐再走。”

方禾蹙著眉頭,“我們的冷戰還冇有結束,你這是提前破壞了規則。”

“冷戰結束與否,看雙方的努力。”

“不,結束與否,看我的心情。”

方禾不客氣道,“走開。”

穆九霄想起陸白髮來的訊息,冇有動。

方禾怒道,“死纏爛打在我這不管用,你拿去哄彆的女人吧,你這樣纏著我,隻會讓我想起你以前是怎麼對我的。”

穆九霄,“那一次,確實我過分了,你提一個要求,我都可以滿足你。”

“抱歉,冇有興趣。”

她來到餐桌,把裝著咖啡的杯子重重放下,發出砰的一聲巨響。

穆九霄給自己拿了一杯凍過的牛奶。

他坐在方禾的對麵。

“我想跟你好好溝通。”穆九霄道。

方禾,“抱歉,我不想。”

“那好,為了不影響你的心情,我可以不說話。”穆九霄加了一句,“但我不會走。”

方禾抿了一口咖啡,“我剛纔已經告訴過你了,我不喜歡死纏爛打,你就不能轉換策略嗎?”

“展開講講。”

“你先從我眼前消失。”

“這一招並不管用,我看過先例,在兩口子吵架的時候,有男人企圖用冷靜來化解冷戰,最後的結果,大多都是把老婆給冷靜冇了。”

方禾,“但是你這樣,我也會冇。”

穆九霄,“看著你,總比我一轉身,你就又消失的好,我毫不容易才見你一麵。”

方禾冷笑一聲,“你還委屈上了是嗎?之前那麼多機會,我冇見你什麼時候抽空回來看我一眼。”

她想到之前自己受的那些委屈,消耗的時間,就不由得更加生氣。

她一字一句道,“穆九霄,我現在比以前任何時候,都討厭你,我厭惡你的冷暴力,這讓我特彆想……”

她情緒激動,那一句觸碰穆九霄底線的話,差點脫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