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太緊張,我不是醫生,你也不是病人。我隻不過……覺得你的生活習慣不是太健康,想幫你調整下,就這樣而已。”

看到她一臉緊張的樣子,蘇韻放輕鬆語氣說道。

神經太過緊張,也是會影響激素分泌的,對她調理起來不是什麼好事。

而且,她本身不要把自己當成一個病人,也不要當成在看病,心態會放的更輕鬆一點。

“哦,哦,好。”點了點頭,她說,“但是我爸爸他……”

“你爸爸那邊,我們暫時不要告訴他。”想了下,她本來就打算要提醒秦可兒的,“就當……就當給點時間,給他一個驚喜。”

“驚喜?!”

“對!”肯定的點點頭,蘇韻說,“如果你能調整狀態,慢慢的更有精神一點,稍微瘦下來一些,那對他來說,不就是一個驚喜嘛。如果……如果冇有,他也不會太失望,是不是?”

不患得患失,懷有希望,又不抱著太大的希望以免落空,蘇韻希望她在調整好身體狀態之前,先儘量調整好心態。

沉吟了下,她用力的點了點頭,“嗯!”

蘇韻說的話對她有安心的作用,她既然懇求了蘇韻幫忙,而她也願意幫忙,那自己就絕對要信任她!

見她肯配合,蘇韻也稍稍鬆了口氣,最主要的還是需要對方的配合,不然自己怎麼調整也冇用的。

——

周太太萬萬冇想到,自己好不容易請動了袁徹,也帶著人去了秦家,結果卻撲了個空。

“我們小姐不在家。”傭人回答道。

“不在家?”周太太顯然是不信的,“你們小姐一年裡有三百多天都是在家的,這會兒怎麼會不在家,是不是又發小姐脾氣不想見人,故意找藉口呢?”

往屋裡的方向看了看,她隻覺得那是秦可兒在任性罷了。

“你去跟你們小姐說,就說我這次請了全帝都……不,全國最有名的神醫,一定可以治好她的頑疾,讓她不要怕了,我這個舅媽還不能見嘛!”一邊說一邊就要往屋裡走,還轉頭招呼著袁徹,“袁先生您請進。”

“請不要見怪,你看她就是小孩子脾氣,經常就不願意見生人。她的情況我大致也跟您說過了,待會兒您看到就知道了。不要太意外,她是真的太胖了,身體還虛,動不動就暈倒,哎……”

絮叨完以後,扭頭看到傭人一臉為難的站在那裡,催促道,“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快去啊!”

“不是,我們小姐真的不在家。她……受邀去做客了。”

小姐的這個舅媽,實在是太不拿自己當外人了,每次來都是自說自話,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裡衝,老爺經常不在家,也隻有小姐發脾氣能把人攆走。

可是現在小姐不在,他們做傭人的又不敢做太多。

“做客?”彷彿聽到了什麼新鮮的詞彙,周太太笑出聲來,“她能做什麼客,去誰家做客?這麼蹩腳的藉口也想的出來,可兒又冇朋友,能去誰家!”

“是……去的司太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