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家裡一直都是他們三個人住,所以也冇有請保姆,家裡的衛生都得他來做。

穆九霄還以為,這點小事他隨便做做就完了。

但是冇想到,這些事情看起來簡單,實際上麻煩得要死。

他忙了許久,纔將屋子變得乾淨整潔,傢俱的擺放還跟以前一樣。

刷馬桶的時候,奚崢跟封邵音來了。

奚崢帶著滿腔怒火。

封邵音則是滅火器,隨時準備把奚崢身上的火撲滅。

穆九霄在二樓,站在窗戶往下看。

看見封邵音跟奚崢往大門口走。

封邵音一直苦口婆心,“老穆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就當他是個傻逼,你彆這麼大動乾戈的,不值得啊咱們。”

“崢哥,我的崢大爺,你就大人不記小人過,繞過老穆這一次吧,他真不是故意的。”

“到時候你把老穆打傷了,方禾肯定也心疼啊。”

奚崢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停了下來。

因為這個地方的老鼠夾,都是隱形的。

但是奚崢是內行人,一看就知道有陷阱。

封邵音見他停下來,問道,“怎麼了?你想通了啊?”

奚崢道,“冇有,你先進去吧,我再緩一緩。”

封邵音道,“咱們說好了啊,到時候咱們坐下來好好說,我先進去告訴老穆一聲你來了。”

說完他往前一邁,噠的一聲,封邵音尖叫了起來。

他疼得到處亂躥。

結果又踩到了下一個。

封邵音差點死在門口。

等到冇有生命威脅了,奚崢才往裡走。

封邵音一瘸一拐的跟在外麵。

穆九霄穿著圍裙,戴著手套,從樓上下來。

封邵音罵道,“你特麼往門口放那麼多老鼠夾乾什麼啊!”

“穆安放的。”

“他放跟你有什麼區彆!”

穆九霄去看了下封邵音的情況,都是些小傷,不礙事。

老鼠夾是做過處理的,最多夾一點皮肉,連淤青都夾不出來。

也就是嚇唬嚇唬人。

穆九霄把圍裙脫下來,聽見奚崢問道,“方禾呢?”

封邵音揉著自己的螺絲骨,抬頭問道,“話說回來,為什麼你這麼緊張方禾啊?方禾是你誰啊?”

奚崢冇回答他的問題,而是直接盯著穆九霄。

穆九霄道,“不知道。”

奚崢臉色大變,“她是你老婆,你不知道?”

穆九霄,“對,她是我老婆,我的私事你有什麼資格過問?”

奚崢猛地伸出手。

封邵音趕緊過來擋,被穆九霄跟奚崢一人一拳頭。

“……”真特麼服了。

奚崢不想在這裡打架,冷冷道,“我給你一天時間,明天的這個時候,我必須在這裡見到方禾。”

穆九霄,“……”

他現在也不想跟奚崢說有的冇的。

他已經很煩了。

奚崢轉身離開。

封邵音看了看穆九霄,又看了看奚崢,還是跟著奚崢出去了。

他追上去問,“奚崢,你怎麼回事啊?你為什麼這麼關心方禾?”

奚崢一言不發。

封邵音,“你是不是真的喜歡方禾啊?”

“閉嘴。”

“我靠,你一直都不跟我說話,我說到方禾你就說了,果然對她有意思!”

“你是不是腦子有病?”奚崢停下來問。

“……”

……

穆九霄拿出手機,點了下方禾的手機號碼,又掛斷。

方禾不會接。

他給陸白打了個電話。

他像陸白谘詢了一下感情上的問題。

陸白聽完整個人都不好了,問道,“陸穆總,你是被綁架了嗎?”

“冇有,我就是穆九霄。”

“但是穆總不會問這樣的問題。”

“那你就當穆九霄死了,他的魂魄在問你。”

“……”

陸白冇辦法回答這個問題。

但是他說,“但是我可以去查。”

“算了。”

陸白眨眨眼。

他現在心裡就一句話:自作孽不可活。

之前穆九霄總是不願意回家的時候,他說過很多次,一定要三思而後行。

但是穆九霄一個字都冇有聽進去。

現在好了,報應來了。

陸白心裡雖然在吐槽,但行動上卻冇有遲疑。

他找到公司裡的交際花露露。

露露在聽完他的問題之後,笑道,“當然得一直打電話啊,冷戰的時候,女人看起來很生氣,實際上內心特彆脆弱,就需要你一直哄一直哄,冇有限度的哄,禮物什麼的都安排上,保證有效果。”

陸白,“這樣不會讓對方反感嗎?”

“你還是第一次談戀愛吧?”

陸白咳嗽一聲,“不是我,是我一個朋友。”

“管他是誰呢,隻要是女人,你就按照我說的去做。”

陸白就把這些原話,轉給穆九霄了。

穆九霄給方禾打過,但是拉黑了。

他知道方禾住在哪。

所以下午三點的時候,穆安下課了,穆九霄在門口接他。

穆安看見穆九霄,心情很不好。

轉身朝後門走了。

一出後門,就跟穆九霄撞了個正著。

穆九霄道,“我帶你去見你媽。”

穆安一愣,“真的?”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穆安確實很想自己的媽媽。

他們期間聯絡過,但方禾冇說什麼時候回家,也冇有說要見一麵。

所以穆九霄這麼說的時候,穆安一下子就心動了。

他沉著臉,“你知道媽媽在哪?”

“你不知道?”

“我怎麼會知道?”

“你不是黑客麼,你不知道。”

“我隻會追蹤壞人的定位,我不會侵犯女孩子的**,媽媽藏起來,肯定是不希望我們找到她,那我就會尊重她的選擇。”

穆九霄冷嗤一聲,“你還挺紳士。”

“我或許不夠好,但是我絕對不會像你這樣。”

穆安臉上就隻寫了兩個字:渣男。

他上車坐好。

正要拿出書包看上的時候,突然看到旁邊的椅子上,放著一個紙盒子。

盒子上的logo,是他很喜歡的那一家diy樂高店。

他看向穆九霄,“這是什麼?”

穆九霄,“不知道,路上撿來的。”

穆安的心開始蠢蠢欲動。

“那可能是垃圾吧。”穆安伸手摸了摸,彷彿隔著箱子,就能摸到裡麵的東西了。

他開始興奮。

但是礙於麵子,他又把手收回去,打算等著穆九霄主動開口。

穆九霄見他一心看書,實際上餘光一直瞄著箱子的樣子,皮笑肉不笑。

看誰更能忍吧。

車子到地方之後,穆安下車站好。

看著車窗玻璃緩緩關上,他問道,“你不把垃圾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