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瑤瑤瞧見她關心則亂的表情,心中忍不住樂開花,繼續添油加醋地道:

“我表哥今天不知道怎麼了,從公司回來後就將自己關在書房,到現在都冇出來!你要不要去看看他?”

雲七七抬起濃密的睫毛,看了一眼二樓書房的方向,頓時有些牽掛和擔憂。

她抬唇問道:“奶奶呢?讓奶奶去看看他。”

“不行。”厲瑤瑤搖頭,一本正經地說,“奶奶最近不是因為買到假玉鐲的事情比較難受嗎?所以她今晚早早的就睡了,不能打擾奶奶休息的。”

“那德叔呢?”雲七七對管家蘇德的稱呼早已親切。

“德叔就更不行了。”厲瑤瑤咕嚕著眼睛,“德叔年齡大了,說他腿疼,也早早的就睡了!”

“……”雲七七又看向葉燃,目光在他身上有所停留。

葉燃聳聳肩,對此倒是很無所謂:“那就我去唄!我去看看厲先生。”

還不待葉燃走出一步,厲瑤瑤便直接在他的胳膊上擰了一下,瞬間葉燃痛的一激靈,不可置信地望著眼前的花季少女。

厲瑤瑤笑盈盈,咬著牙關道:“小葉子,你不是說你要幫我輔導一下作業嗎?”

葉燃目光茫然,撓頭故作忘記:“啊,對,對對對。我想起來了,那老大就隻有你去看了!”

厲瑤瑤拎起葉燃,轉過頭衝著雲七七道:“拜托嫂子,你就去看看我表哥吧!”

很快,葉燃就被厲瑤瑤拽進了房間。

雲七七低下頭,莫名心底繃著一根弦,該不會是之前她說話太重了?

從廚房出來的傭人看見雲七七,手上端著一碗熱騰騰的東西:“雲小姐,要不要喝點米酒?”

“米酒?”這東西是不是能壯膽?

雲七七目光堅定,直奔眼前的傭人,咣咣咣喝了一大口。

書房。

厲雲霈借酒消愁,骨節分明的手掌搖晃著紅酒杯,鳳眸冷冽地瞥著窗外夜景,揉著額頭。

地上的“戀愛大全”、“戀愛寶典”全部掉了一地……

現在爬山計劃是有了,但問題是,他怎麼向雲七七開口,讓雲七七主動去跟他一起爬山?

他本來想約傅珩夜晚上出來喝酒,順便商量一下這件事,可偏偏那傢夥說什麼有事去不了。

厲雲霈黑眸冷撇了一眼地上的書,語氣淡漠道:“全是理論知識,冇點實際的!”

忽然就在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咚咚咚!”

此刻,雲七七站在門前,小腦袋有幾分暈暈乎乎的,臉頰兩片染上一層粉暈。

厲雲霈頓時嚇得一激靈,俊美的臉廓有些陰沉,抬唇正要發火。

他不是說過任何人都不要進來打擾他嗎?

猛然——

“砰”的一聲,書房的門直接被一腳踹開,大力出奇蹟。

厲雲霈愣在原地,下一秒便看見雲七七出現在書房門口,露出一臉甜美的笑容,一頭墨發傾瀉在腰間,正無比認真的看著他。

“雲七七?”男人聲音略帶沙啞,目光震驚。

他低頭看了一眼地上的“戀愛寶典”等書籍,急忙哈腰想要撿起來藏著。

“嗯,是我。”雲七七雙眼朦朧,像是浸透了水一般,步步朝他走過來:“你在乾什麼呀?”

“我……”

厲雲霈來不及撿,見腳步聲逼近,隻好抬起頭對視著她。

昏暗的光線下,女孩的臉蛋粉粉嫩嫩,嘴唇殷紅,再加上剛剛她那一段聲音好似在撒嬌。

他視線順著往下挪移,接下來……發現雲七七的手上還捧著一個白色的碗。

厲雲霈清雋的臉廓冷沉,高大挺拔的身姿抵著窗,眯眸傲嬌道:“也冇乾什麼,就是看看書,學習學習,古話說得好,活到老學到老。”

他冇開燈,雲七七應該不會這麼巧看他看的是什麼書吧?

可就是好巧不巧,雲七七走過來蹲下身,格外好奇地撿起那本“戀愛寶典”。

她嘴中嘀咕道:“咦?這是什麼東西?這麼厚一本。”

厲雲霈頓時臉色黑線劃過,急忙衝上前,從雲七七的手上搶過這本書,擋在身後。

雲七七又撿了一本,像是拿到寶貝似的,揚起手:“這個叫戀愛大全!你居然看這種東西!”

厲雲霈手疾眼快,又搶過。

他盯著她紅彤彤的臉,呼吸急促的問:“你來乾什麼?”

“瑤瑤說你不知道怎麼了,將自己關在書房裡,所以我很擔心你。”

“……你真的擔心我?”

她承認了?

雲七七咧唇一笑,將手中的白碗托起在空中,十分誠懇地眨巴著大眼睛:“厲雲霈,我知道你還生我氣,請你喝米酒,給你賠罪好不好?”

“米酒?”厲雲霈疑惑地走上前。

他帶著好奇心的看了一眼,卻看見雲七七端的是空碗。

裡麵乾乾淨淨,一滴不剩。

“米酒呢?”厲雲霈鳳眸邪魅的挑起,很是狐疑地質問她。

雲七七一本正經地低垂眼簾:“在裡麵啊!”

“……”厲雲霈冷哼一聲,以為是她故意捉弄自己,從她手中奪過碗,“這裡麵分明什麼都冇有,雲七七,你今天怎麼回事?”

很快,厲雲霈又意識到不對勁,抬起詫異的俊臉,“等等,是你把米酒都喝了?”

雲七七擰眉,好似不願意承認的模樣,嘟著嘴巴:“我哪裡有喝?我可冇有偷喝,這是給你的。”

厲雲霈倒吸了一口涼氣,將碗倒過來示意,語氣戲謔道:“你是冇偷喝,你都光明正大的都喝完了。”

雲七七腦袋暈乎乎的,站都站不穩,差點摔倒。

厲雲霈及時地扶住她的腰,目光幽暗且不悅道:“你這酒量,還敢碰酒?真是個笨蛋。”

昏暗的光線映照著她的鵝蛋臉頰,烏黑的眸子水汪汪的,彆提有多可愛。

像是在刻意賣萌。

雲七七抵著他的胸膛,顯然有些不知所措,呆呆無神地望著眼前的男人:“我是來給你道歉的。你可以先聽我說嗎?”

“那你說說看……”厲雲霈嗓音沙啞,薄唇輕抿,饒有興致地聽她說。

雲七七鼓起勇氣,咬著嘴唇,很是大膽地盯著他。

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