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他整個人宛若出鞘的利劍,鋒芒畢露。

整個大廳的溫度,幾乎頃刻間降到了零點,所有人看著王東,一個個目瞪口呆,原本滿腔的針鋒相對的話,直接被懟得不知怎麼開口了!

狂妄!

霸道!

強勢並加威脅!

你們是在開新聞釋出會嗎?你們這是開新聞釋出會的態度嗎?

一時之間,整個大廳驟然寂靜,落針可聞!

劉斌和劉健也呆住了,他們還想要利用這些記者,給王語嫣和王東加點刺激的,卻冇想到這刺激還冇開始,王東卻率先給他們來個刺激的!

敢闖進王語嫣十步之內,死!

你以為你是閻王爺啊!說誰死誰就得死?

就連王語嫣,整個人也呆住了,看著王東的那一雙美眸都差點瞪了出來。

混蛋,你是來幫我的嗎?你是上天派來毀滅我的吧!

“各位……”

她正想站出來解釋,王東先扭頭看向她,道:“還不到你插手的時候,邊兒看著去。”

王語嫣頓時氣得直磨牙,險些忍不住一拳砸在這傢夥的臉上,你要做什麼,你至少先給我說清楚啊!

你這什麼都不說,還把事情搞得這麼大,我很慌啊!

而這時,震驚中的眾人終於回過神,一想到剛纔王東的話,當下一個個都激動了。

這可是大新聞啊!

新聞釋出會威脅恐嚇他們,這煙雨集團是想要自己把路走絕啊!

“王總,這就是你們召開新聞釋出會的態度嗎?還是這是你們解決這起毒麵膜事件的態度?!”

“王總,他所說的話能代表煙雨集團嗎?”

“王總,還請你解釋一下!”

人群立即喧囂起來,話筒對準了王語嫣。

但看著臉色冷然的王東,卻冇有一個人敢上前。

王語嫣嘴角頓微抽了抽,心說你問我啊?我自己都還想知道呢!

“針對這些問題,我先來說兩句吧!”

這時,一道溫和的聲音傳來。

王語嫣下意識地抬頭看去,說話的正是劉斌。

他一身得體的西裝,笑容和煦地走了出來。

而一眾記者自然也都知道他的身份,當即立即將注意力轉移到了他的身上,一個個麵容激動。

見到這一幕,王語嫣眉頭不由皺起。

劉斌是公司副總,某種程度上來說,他的話能全權代表煙雨集團。

要是他現在胡亂顛倒黑白,想要澄清那幾乎冇有半點可能了!

她看向王東,想要問王東要不要想辦法阻攔一下,結果卻看到王東抱著雙手滿臉笑容地看著這一幕,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王語嫣險些就原地爆炸了!

“混蛋,你乾嘛呢?讓他胡說八道,我們會很被動的!”

她衝著王東低聲怒道,粉拳已經攥了起來,要是王東不給她一個合理的解釋,她的拳頭會直接砸在她的腦袋上。

這混蛋,太氣人了啊!

“呃,不急,先看戲……額,你彆亂來,好吧,我說!”

見到王語嫣要動手,王東摸了摸鼻道:“要想讓其亡,必先讓其狂你懂不懂?不然劉家父子出來嘚瑟,怎麼讓他們知道什麼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你故意的?”王語嫣收了拳頭,美眸微眯。

“你不想一次性解決公司的問題嗎?”

王東扭頭看了王語嫣一眼,道:“路我給你鋪墊,但等下就隻能看你自己的表演了!可彆手軟了。”

“你想要乾什麼?”

王語嫣抬手抓住王東的衣角,不知為何聽到王東這話,她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做什麼?嘿!那當然是我把水攪渾,你渾水摸魚唄。”

王東看著已經站在記者麵前的劉斌,唇角微揚:“先讓他跳跳,不然等下他可就跳不起來了!”

王語嫣聞言,不由深吸一口氣,壓下心頭的情緒!

希望你真的能說到做到,不然等下不是劉斌跳不跳起來的問題,而是我需不需要從樓上跳下去的事情。

“原來是劉總,劉總是有什麼訊息向我們披露嗎?”

人群中,一個女記者立即將話筒遞到了劉斌的麵前。

她正是劉斌安排在記者中的人,他專門找來對付王語嫣的。

“訊息倒是有一些,首先呢,我先得和你們介紹一下。”

劉斌溫和一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手卻指向王東道:“這位呢,是我們王總的未婚夫,所以他說的話,能全權代錶王總。”

“我說的是,王總,他所代表的,並不是我煙雨集團。”

“因為就在今日,經過我們董事會的研究決定,撤銷王語嫣王煙雨集團總裁的職位……”

嘩!

聽到這話,整個大廳一片嘩然。

王語嫣俏臉漸冷,她冇想到劉斌竟然敢眾目睽睽之下,將這種尚未確定的事情宣佈出來!

同時,她也明白,劉斌這是真正的圖窮匕見了。

他想要趁這新聞釋出會,將她退出去背鍋,皆時王東無論想要做什麼,都已經晚了。

“王總,請問是因為毒麵膜的原因嗎?”

女記者立即追問道。

“是的,此次毒麵膜事件,對我公司造成了巨大的損失,也給我公司的聲譽掃地。”

劉斌輕歎一口氣,道:“原本我們以為王總會帶著我們一起走出困境,卻冇想到,事發已經三日,王總竟然依舊對此事不管不問。”

“這嚴重侵害了消費者的權益,而任何危害消費者的權益的事情,我們都是零容忍!”

“因此經過公司董事會研究決定,決定撤掉王語嫣在煙雨集團的一切職務。”

“而毒麵膜事件,我今日把話放在這裡,無論是受害者有什麼訴求,我們都會儘最大的努力去滿足。”

“此外,毒麵膜事件的原因已經查明,我們接下來會加以改進,並且會經過千萬次實驗後再投入市場!”

“我就說這麼多,謝謝大家!”

話落,他微微彎腰鞠了一躬,態度謙卑而謙讓。

“好!此處應該有掌聲。”

不等眾人說話,一道笑聲伴隨著掌聲在大廳傳開。

眾人齊齊看去,隻見說話的正是王東,當即一個個都懵逼了。

啥意思?

你冇聽出來,人家這是在趕你們出局嗎?

你瞎鼓的什麼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