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看著王東,頓時麵麵相覷。

原本還想給劉斌鼓鼓掌的,這時候都不知道該不該鼓掌了。

王語嫣險些忍不住一腳將王東踹飛出去,咋地?你還嫌棄人家這顛倒黑白的力道不足,給人家加點料啊!

和這傢夥站在一起,她覺得要不是自己承受能力還行,估計早就吐血而亡了!

就連劉斌和煙雨集團的一眾股東,這時候看著王東也都有些錯愕,這時候這傢夥難道不該暴跳如雷,怒斥他劉斌胡說八道嗎?

此處應該有掌聲?

什麼意思?你這是被策反了?

整個大廳,氣氛一時間有些怪異起來。

不過怪異的氣氛冇持續多久,王東已經率先打破了沉默。

“說你們呢,人家正兒八經的記者就算了,你們這些被收買的群演難道不該雇主一點掌心嗎?冇一點眼力見!”

聽到他這話,人群中很多人臉皮都在抽搐,不是我們冇眼力見,而是你這不按常理出牌,把我們整得都不會了啊!

“王東,你什麼意思?”

劉斌心頭有些微震,冇想到王東竟然將他的心思看得清清楚楚,還當眾說了出來。

但他盯著王東,依舊滿臉正義凜然。

“什麼意思?意思就是你請來的水軍和演員,應該冇有用武之地了。”

王東揹著雙手走了上來,挑唇睨了劉斌一眼。見到他眼底的戲謔,劉斌目光閃了閃,心頭莫名有些發虛!

難不成……這傢夥還真有什麼底牌來翻盤?

這不可能!

現在天時地利人和自己都占了,他怎麼可能還能翻盤?

絕不可能!

就在他心緒不寧之際,王東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看向了一眾記者,笑著開了口:

“哎,大家先彆著急下結論哈!”

“針對於這件事,其實我這裡還有另外一個版本,大家聽聽吧!”

劉斌心頭陡然一緊,王東一手已經攬著他的肩膀,將他箍在了身側,一手指著他說道:“這傢夥吧!實不相瞞,他是個二五仔!”

聞言,不管是劉斌找來的演員,還是真正的記者,全都愣住了。

誰也冇想到,竟然還會有這樣的轉折!

剛纔劉斌還信誓旦旦地指責王語嫣,說她不顧消費者的權益,不配做總裁。

現在,王東卻說劉斌是個二五仔!

那豈不是說剛纔劉斌所說的都是誣陷嗎?這其中的故事……似乎有些曲折啊!

但一眾記者卻興奮了起來,他們就喜歡這樣的故事,越曲折刺激越好!

“王東,你胡說……”

劉斌臉色驟然陰沉下來。

他想過無數種王東會用來反駁他的辦法,無論是配方還是從其他方麵來幫王語嫣洗白,他都有辦法來對付對方。

隻是他冇想到的是,王東的角度竟然這麼清奇,直接從他身上入手。

說他是二五仔,不是說是他背叛了王語嫣嗎?

他好不容易纔打好的好人卡,可能人就這麼讓王東給破壞了。

然而。

他剛想開口反駁,王東手一用力,直接將他的腦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喂喂喂……給點麵子啊!你剛纔說話的時候,我可冇阻攔你。”

“我這一說話,你就阻攔我,啥意思?心虛啊!”

“你……”劉斌大怒,拳頭險些忍不住一拳砸在王東的臉上。

他當然心虛,因為這些本來就是杜撰出來的,需要他找來的演員來烘托氣氛,效果才能起來。

結果他找來的演員,王東連給他們出場的機會都冇給,直接就將他們打回原形了!

他能不慌嗎?

“王先生,聽你這意思,劉副總剛纔所說的話,並不全部是事實?是嗎?”

有個漂亮的女記者立即問道,她迫不及待想要吃接下來的大瓜了!

“美女,這個問題問得好。”

王東攬著劉斌,笑道:“但你說錯了,這傢夥不是說的不全是事實,而是從頭到尾,都在胡說八道!”

“他說的每一個字,都是假的!”

“至於原因……”

說到這裡,他故意拉長了尾音,然後下巴衝著劉健揚了揚:“原因就是……他劉家想要兵不血刃,逼我媳婦出局,拿下煙雨集團啊!”

聽到這話,整個宴會大廳瞬間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震驚地看著劉斌和劉健父子,幾乎在這麼一瞬間,很多人都不由自主地相信了王東的話!

為什麼?因為王語嫣要是退下了,得利最大的就是劉斌。

這麼一來,這個毒麵膜事件,有可能就成了劉家逼迫王語嫣下台的手段了。

眾人一腦補,瞬間覺得無儘的陰謀詭計和血雨腥風撲麵而來啊!

王語嫣俏臉也是瞪大美眸,緊張得心都快跳出了喉嚨了。

“這混蛋,玩得也太大了……”

她咬牙切齒,恨不得咬死王東。

這就是你所說的徹底踢劉家出局?

你這無憑無據的就敢玩得這麼大,要是玩脫了咱倆都得陪葬!

劉斌、劉健父子倆也是目瞪口呆,這種事情私底下怎麼說怎麼玩都沒關係,但這是記者釋出會啊!

到時候記者一潤色,再誇大一點,那整個劉家在臨海可就真出了名了!

“胡說八道,分明是你……”

劉健原本隻想認真看戲,現在怎麼也忍不住了,怒斥出聲!

但他話冇說完,聲音卻戛然而止,因為王東已經抬起了手機,在半空中揚了揚,而他的聲音,已經從手機中傳了出來。

“小子,你挺牛啊!要不是你橫插一腳,我們就能兵不血刃拿下煙雨集團。”

“因為你橫插一腳,導致我們不得不圖窮匕見,這傳出去,名聲可不怎麼好!”

“你說,我該拿你怎麼辦呢?”

“……”

整個會議室,再次死一般的寂靜。

眾人瞠目結舌,看著劉家父子的目光,充滿了震撼。

剛纔劉斌說得義正言辭正義凜然,現在這臉就被打得有多腫了,簡直就是被按在地上摩擦啊!

“我去,這傢夥還有這一招!”

王語嫣也是捂住薄唇,在心頭驚呼!

這麼簡單而有用的招,她居然都冇想到,反而還是這傢夥,給補充了!

證據?

這證據不是有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