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凡也是無語,很振振有詞的說道:“我好心救人,現在居然還救出麻煩來了,這是何道理?”

夏子墨有些不耐煩的說道:“哎呀,你就聽我的得了,我這可都是為了你好!”

“困了,睡覺去!”

......…

第二天中午的時候,蘇傑親自開車,接著三人回到蘇家。

而夏子墨的姑姑夏雨荷和姑夫蘇明華,以及蘇小柔,早早等候在門口迎接。

“爸,媽,我把子墨帶回來了。”

“姑姑,姑父!”下車後,夏子墨笑眯眯地走上前跟夫婦倆打招呼。

“臭丫頭,昨天聽到你被綁架的訊息,真是嚇死我和你姑父了!”夏雨荷將夏子墨的手,緊緊攥在手心裡,完全不捨得鬆開。

而旁邊夏子墨的姑父,蘇明華,看上去也是慈眉善目,一副特彆的好說話的樣子,無比熱情的招呼著楚凡等人進屋,“好啦好啦!”

“這麼冷的天,咱們先進屋再說!”

而在楚凡臨進屋之前,站在門口的蘇小柔,還故意絆了他一腳。

在這種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導致楚凡踉蹌著向前邁出一步,差點當場摔在地上。

楚凡有些不爽的回過頭,卻發現,蘇小柔這個女人,就站在門口幸災樂禍的偷笑呢。

進屋之後,基本上就是相互寒暄的環節了。

“爸,這位就是我跟你提起的楚凡。”蘇傑向自己的父親介紹道。

“知道知道!”蘇明華上下打量著楚凡,連忙笑著點頭,“關於昨晚的事情,真是多虧你了!”

楚凡微微一笑,“蘇叔叔客氣,舉手之勞,不足掛齒。”

蘇明華哈哈大笑,伸手在楚凡的肩膀上拍了拍的,“哎呀,我說這位小兄弟,你未免也太謙虛了,待會兒上餐桌的時候,你可得好好跟我喝兩杯啊!”

“爸,這位是......”

還冇等蘇傑把話說完,蘇明華便看著陸遠笑道:“這個就不用你介紹了,陸遠嘛,我早有耳聞,他可是你舅舅在玄金宗當中,最得意的一位門徒了吧!”

“對了,我聽說這次代表玄金宗去參加武林大會的,也是你,想必拿到的名次應該不低吧?”

“......”提及此事,陸遠的臉色明顯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好在這時候,蘇傑連忙站出來,替陸遠解了顏麵之圍,苦笑著說道:“爸,我覺得咱們還是聊點彆的吧......”

蘇明華自然也冇在這個問題上多做糾纏,“好好好,正好午飯也準備好了,咱們邊吃邊聊!”

而就在一行人準備趕往餐廳用餐的時候,門鈴聲驟然而響。

“誰呀這是?”夏雨荷懷著疑問前去開門,看到的,是一位身著黑色大衣,亭亭玉立,溫文爾雅的女孩兒。

氣質高雅,一看就是屬於那種大家閨秀。

而這個女孩兒,夏雨荷明顯也是認識的,正是蘇小柔平日裡最好的閨蜜,向曉曼。

“呀!”

“這不是曉曼嗎?”

“好久冇見,又漂亮不少!”

“趕得早不如趕得巧,快快快,正好一起進屋吃飯!”夏雨荷很熱情地將向曉曼招呼到家裡。

“小柔,你看誰來了?”

“曉曼?”在看到自己的好朋友後,蘇小柔自然也很意外,三步並作兩步的朝她走去。

閨蜜倆纔剛剛牽上手,而正在這時候,向曉曼卻恰巧瞥見了人群中的楚凡。

她的表情,由驚到喜,“怎麼會是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