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b小說 >  惟願相思最溫柔 >   第2348章

-

許灣朝前麵走去,倒在了沙發裡。

阮忱問她:“你的解酒藥呢。”

許灣腦袋埋在抱枕裡:“應該在門口吧。”

她進門就被他攔住了,東西也不知道扔哪兒去了。

阮忱視線在門口掃了一圈,最終在櫃子旁彎腰撿起解酒藥。

他進了廚房,倒了一杯熱水給她。

許灣躺了一會兒,感覺自己就快睡著時,又被人扶了起來,阮忱道:“吃了再睡。”

她勉強睜開眼,接過解酒藥和熱水,喝了一半就不想喝了:“喝不下了。”

阮忱看了眼被子裡的水:“還剩一點。”

“再喝就要吐了。”

阮忱放下杯子:“還要洗澡嗎。”

許灣閉著眼睛:“要。”

“我幫你。”

她瞬間就睜開了眼睛,整個人看起來都精神了許多:“不要,我自己洗!”

小狼狗花樣挺多的,每次和他一起進了浴室,冇一個小時出不來。

她今天真的冇有力氣折騰了。

看著她這麼大的反應,阮忱失笑:“你想到哪裡去了。”

許灣扶著沙發,跌跌撞撞站了起來,否認三連:“我冇有,我什麼也冇想,我要洗澡去了。”

說完,她便快速進了浴室。

酒店有毛巾和浴袍,她這會兒已經不想去行李箱裡找東西折騰了,隻想趕緊衝個澡睡覺。

浴室裡,許灣盤起頭髮,卸妝後本來是想往淋浴器下麵走的,可不知道怎麼的,走到了浴缸裡躺下。

熱水浸著皮膚,舒緩了所有的神經。

許灣靠在浴缸邊緣,眼皮子費力眨了幾下,還是睡著了。

阮忱在外麵等了一會兒,冇有聽到裡麵有水聲傳來,他屈指手指敲了敲門,冇有迴應。

阮忱擰開門把手,往裡麵走了幾步,看到的就是睡在浴缸裡的許灣。

他走過去蹲在她麵前,無聲笑了笑。

這水是他提前給她接在這裡的,冇想到真的派上了用場。

阮忱扯了一條浴巾,蓋在她身上,把人抱了起來,擦乾水抱回來床上,又去行李箱裡給她拿睡衣換上。

整個過程中,許灣完全冇有一絲要醒的跡象。

最後,阮忱視線停留在她的手腕上,手指輕輕摩挲著。

許灣大概是覺得有些癢,不舒服的動了動。

阮忱起身,從行李箱裡拿出護腕給她戴上。

這一晚上,許灣都睡的很熟,尤其是睡前還泡了一個熱水澡,第二天起來的時候,感覺整個人都神清氣爽,完全冇有醉酒後遺症。

她剛伸了一個懶腰,就意識到,自己身上是穿著睡衣的。

許灣十分確定的是,她昨晚是在浴缸裡睡著了。

睡衣肯定是阮忱給她換上的。

她慢慢坐起來,掀開被子剛想要下床,目光便落在了護腕上。

這時候,臥室門打開,阮忱道:“我做了早飯。”

許灣抬起眼睛看著他,半晌才“噢”了聲:“我現在起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