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千多萬,買一個酒葫蘆,這的確是太過誇張了。

看著眼前的場景,整個的場麵很是混亂,在場的嘉賓們,一個個都有了極大的反應,主持人的唇角微微泛起了一抹笑意來。

她表現的不慌不忙,絲毫不見慌亂。

她的目光掃過在場所有人,然後慢條斯理的對著麥克,說道:“各位,稍安勿躁,聽我往下說。”

女主持的聲音很是溫婉好聽,清脆中帶著甜美,繼續往下說道:“大家看到的這個酒葫蘆,以及裡麵的酒,那可都是酒仙方海天的傑作。不說酒葫蘆,淡淡說這個酒,那可是酒仙在百年前釀製的。”

“酒香醇厚,味道悠長綿軟,女人喝了能夠永駐青春,男人喝了可以強身健體,血氣旺盛,更是可以提升習武之人的身體素質,以及內勁。”

“反正,一句話,或者說是一個詞來形容酒仙釀製的就,那就是……妙不可言。”

說話之間,美女主持人還特意打開了玻璃罩子,將酒葫蘆的蓋子打開了一點點,隨後一股子濃鬱之極的酒香便飄了出來,一刹那便在整個的拍賣場當中散發開來。

這股子濃鬱的酒香,立刻讓那些不勝酒力的人,臉上有了紅暈,好像是喝醉酒了一般。

這股子的酒香一出,頓時令人瘋狂了起來。

即便是那些不會喝酒的人,這個時候竟然都有了一種欲罷不能的感覺。

還不等有些人反應過來,一個老人已經率先按下了按鈕,大聲的喊道:“兩千萬。”

這抬價的速度,當真是極快,一下子就提高了五百萬之多。

隻不過,這也隻是剛剛開始,僅僅是一瞬間,價格就被又提升了幾次。

當然了,這些人當中,有一部分人根本就不是來衝著酒仙的名頭來的。

他們隻是覺得,這葫蘆裡麵的酒實在是太香了,若是不喝上一口,那簡直就是太對不起自己了。

不能喝上一口,當真覺得太過不甘心。

“這酒的味道,還真就是酒仙所釀製的酒。”

秦胤點點頭,滿臉陶醉的說道。

要知道的是,小的時候秦胤可是知道三師孃那裡珍藏了一罈子酒仙釀製的酒水。

他竟然是膽大包天的喝了大半罈子,結果就是他連續醉了半個多月。

所以說,秦胤對於這股子味道,那可是記憶猶新的。

“咳咳!我說親哥啊!咱們把這葫蘆酒拿下好不好,到時候你就分我一口就行,就一口,好吧?”

這個時候的葉林,卻是笑嘻嘻的,一把拽住了秦胤的胳膊,臉上的表情頗為陶醉。

顯然,他是被這股子酒香給勾引出了酒癮來。

秦胤笑了起來,他點點頭,然後也是輕咳一聲,說道:“這個可就得看你的表現了啊!”

對於這葫蘆酒,秦胤也的確是有心思,將其拍下來的。

因為他對這個酒仙方海天還是有所耳聞的,所以當主持人介紹的時候,他便留意了這葫蘆酒。

隻不過還有一點,這位美女主持人,她剛剛還少介紹了一點。

那就是,這位酒仙不僅僅是能夠釀酒,而且還是一個飲酒狂人。

從前他曾經狂飲數百壇烈酒,然後就此直接銷聲匿跡,從那之後就再也冇有了蹤跡。

按照坊間傳聞,這位酒仙已經是證道飛昇了。

那麼他留下來的東西,又豈能是凡品。

想到這裡的秦胤,直接就按下了扶手上的按鈕,然後他大聲的說道:“三千萬。”

價格一下子就飆升.達到了三千萬之多,秦胤也是想要藉此來把一些人直接刷掉,讓他們放棄繼續競拍。

隻可惜,他當真是低估了這些人。對於酒仙酒葫蘆裡酒水的熱情。

而且,他也冇有料到,這幫人對於酒水拍賣的決心會如此的強烈。

價格突破三千萬之後,隨之就繼續飆升,很快就升到了五千萬。

“我的天,這幫人是不是瘋掉了啊?竟然是為了一壺酒,這麼瘋狂?”

看著這些人,紅著臉依舊在搶拍眼前的酒葫蘆,葉林當真是有點鬱悶了。

說起來,他現在真有點無語,若是這酒葫蘆真被旁人給拍走了,他想要嘗一口的願望也就破滅了。

這個時候的羅家寬,目光之中帶著堅定,對秦胤說道:“秦先生,現在的情況是,如果我們不出高價的話,恐怕是真的不成了,不如拚一把。”

他說這話的時候,目光也有些熱切的看著台子上的那壺酒。

看他的樣子,估計也跟葉林是一個想法,怎麼也都是想要嘗一嘗,這酒仙釀製的酒到底是個什麼滋味。

看了他一眼,秦胤不禁笑了起來,說道:“你放心,這一次不用你買單,我自己來。”

聽了秦胤的話,羅家寬不由一怔,隨即趕緊搖頭,說道:“不不不,秦先生,您這話是怎麼說的?我們羅家都是您的,就算是你真的想要出更多的錢,買下這酒我們羅家都會全力以赴。”

“無論如何,我們羅家都會永遠支援秦先生的。”

羅家寬說的自然是心裡話,不過其中也有點水分。

那就是,若是不讓他出錢來買的話,那等下這酒水,一旦被秦胤給拍下來了,那自己可怎麼品嚐呢?

若是自己拍下來的,那至少自己也是能夠喝上一口,品嚐一下的。

聽了羅家寬的話,秦胤看了他一眼,冇說什麼,而是直接按下了按鈕,然後大聲說道:“一個億。”

就在剛剛他們三個人說話的時候,拍賣的價格已經飆升.達到了八千萬之多。

所以這個時候的秦胤,也隻能是咬牙,將價格直接抬到了一個億。

天價,這當真是一個天價。

一葫蘆酒而已,竟然是用一個億去買。

雖說幾千萬是瘋狂的價格,可一個億的價格,也當真是令人覺得更加瘋狂不已。

因此,一時間整個的拍賣場安靜了下來。

冇有人再出價,人們不禁都側目看過來,甚至有人不住的倒吸涼氣。

安靜了足足有十幾秒鐘,最後還是台子上的美女主持人打破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