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為什麼不知道她生病?”許傾城擰眉,直接看向薄止褣。

“不聽話,趁我不注意,多吃了冰淇淋和蛋糕,所以有點拉肚子,然後腸胃炎就引發的了感冒。”薄止褣解釋。

“她冇告訴我。”許傾城緊張了一下,“現在她情況怎麼樣?”

“還不錯,起碼能去學校,生龍活虎,醫生來看過,隻要注意飲食就好。”薄止褣說的不疾不徐。

薄晏晏的問題,就可以很好的把許傾城牽製住,而薄晏晏的事情是薄止褣和許傾城之間的事情,唐鈺就隻是一個外人,無法乾涉其中。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唐鈺就被排斥在兩人的談話之外,但是唐鈺好似也不太介意,安安靜靜的就這麼聽著。

而在薄止褣結束交談的時候,唐鈺也能用他們圈內的話題,把薄止褣遮蔽在兩人的對話外,最終是許傾城受不了。

明明是喜歡吃,但是許傾城從頭到尾都冇吃多少,她很快站起身:“我吃完了。”

“嗯,我們回去。”唐鈺也從容站起身。

薄止褣一動不動的在位置上,倒是很自然的買了單,而許傾城看都冇看薄止褣,就這麼快速的朝著包廂外走去。

唐鈺並冇當即跟出去,而是看向了薄止褣:“薄總這種方式,是追不到女人的,起碼追傾城不可能,她不喜歡死纏爛打,另外,薄總難道不清楚,她說的話,從來就是說一不二,這就意味著,薄總冇任何希望了。”

說著,唐鈺笑的挑釁,而後他才頷首示意,從容不迫的走了出去。

薄止褣全程麵不改色,看著唐鈺的眼神變得幽深的多,好似在唐鈺這樣的挑釁裡,薄止褣依舊是不為所動。

許傾城已經走到了門口,晚上的涼風吹在臉上,讓許傾城整個人都跟著放鬆下來,起碼不像在包廂內的時候,那種讓人壓抑到極點的氣氛。

“走了。”唐鈺已經走到許傾城的邊上。

許傾城抬頭看向唐鈺,唐鈺倒是安靜的看著許傾城:“你想不想一勞永逸?”

“什麼?”許傾城愣怔了一下,不太明白唐鈺要做什麼。

但是下一秒,許傾城已經在唐鈺的身後看見了薄止褣,薄止褣單手抄袋,就這麼在原地站著,西裝隨意的搭在自己的手臂上。

說不出是什麼樣的感覺,但是又好似在許傾城看向薄止褣的瞬間,薄止褣就注意知道了許傾城。

許傾城低斂下眉眼,還冇來得及反應的,她的腰肢忽然傳來一陣迥勁的力道,瞬間,許傾城整個人貼向了唐鈺,許傾城微微一愣。

就算是當年,他們還是男女朋友關係的時候,唐鈺對許傾城都冇這麼放肆過,很多事就隻是點到為止。

“唐鈺......”許傾城低聲叫著。

唐鈺冇說什麼,薄唇貼了上來,外麵有記者,唐鈺倒是大大方方的讓記者拍,但是許傾城知道,唐鈺並冇深/入,看起來深情款款,其實就是點到為止。

想到這裡,許傾城也跟著安靜了一下,不知道是配合還是不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