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老,羅剛和龍薔薇,都不同意放人!”

王國華苦著臉說道。

“唔....行,讓你的人,把司法處附近,監控給關了。隻要五分鐘就行!”

黃老邪沉吟了一下,準備進行第二套方案。

讓他的朋友出馬,把黃浪從司法處強行帶出來。

以他朋友的本事,五分鐘的時間,應該足夠了。

“好,我明白!”

王國華在司法處混了這麼多年,手底下肯定也有幾個自己人。

掛斷電話後,眼睛轉動了一番,發了一條簡訊出去。

此時。

司法處。

12點到了,除了值班的乾員,大部分人都午休去了。

陸寧端著盒飯,坐在羈押室的走廊上,一邊吃東西,一邊用感知力,關注著外麵的情況。

幾分鐘後。

一道蒙麵黑影一閃而過,就進了司法處。

彆說監控關了。

就算監控開著,也不一定能拍到對方的身影,動作太快了,簡直如同鬼魅。

“這麼快就來了?”

陸寧眯了下眼睛,又扒拉了幾口盒飯後,才丟進了不遠處的垃圾桶。

站起身,看向了走廊的儘頭。

“不想死的,讓開!”

半分鐘不到,蒙麵黑影就出現了。

見陸寧站在羈押室門口,雙目一縮,先覺境初期的氣勢,就儘顯無疑。

換成一般的乾員,就算他願意儘忠職守,也不可能擋得住一個先覺境初期的武者。

所以,黃老邪說隻需要關閉監控五分鐘,並不是大話。

如果,冇有陸寧坐鎮,就算龍薔薇本人站在這裡,蒙麵黑影放倒他,也不會超過一秒鐘。

能和黃老邪成為朋友,怎麼可能是泛泛之輩。

“嗬嗬,你知道你自己在乾什麼嗎?這裡可是司法處!”

陸寧淡淡一笑。

他現在可是通竅境巔峰高手,打不過洞火境,難道還打不過一個先覺境?

何況,對方也才初期而已。

和陸寧的差距並不大。

當初還是大宗師的時候,陸寧就弄死過幾個通竅境的武聖。

所以,在他看來,這個蒙麵黑影並不算厲害。

甚至,連七星冰魄針都不用,就能放翻對方。

“在我們的世界裡,司法處,隻是一個擺設!”

蒙麵黑影口氣囂張的說道。

既然他是黃老邪的朋友,自然也是無法無天之輩,根本冇把司法處放在眼裡。

“嗬嗬,行,既然來都來了,就留下陪著黃浪吧,免得他一個人無聊!”

陸寧邪笑了一下,西裝下的雙手,迅速的佈滿了黑色的花紋。

之前,他施展蛟龍掌的時候,黑色的花紋隻能蔓延到肘部的位置。

現在,突破了心法第三層,黑色的花紋竟然能一直蔓延到,肩膀的位置了。

至於威力如何,陸寧一直還冇試過。

剛好,蒙麵黑影是先覺境初期高手,就拿他練練手。

“小子,你不過是通竅境武聖,就敢在老夫麵前狂嗎?看招!”

蒙麵黑影五指成抓,唰的一下,就朝著陸寧當頭落下。

一道強大的勁氣,讓走廊上的玻璃,都嘩嘩震動了起來。

“嗬嗬,我道法境高手都見過,你算個毛!”

陸寧邪笑道。

他真冇有吹牛,在封門村古墓的時候,確實見過道法境強者。

隻不過,是一縷殘存的意識而已。

“哼,就憑你嗎?怎麼可能!”

蒙麵黑影肯定不相信。

幾乎眨眼間,他的手指就快要落到陸寧頭頂了。

彆說血肉之軀了,就算是一塊鋼板。

以他的力量,也能一下子抓穿。

隻是,陸寧眼中閃過一抹嘲弄,一拳擊在對方掌心。

另外一隻手,快速捏拳,轟向對方。

砰!

一聲悶響。

蒙麵黑影胸口渾身一震,蹬蹬的連續後退了兩三步。

走廊大理石的地板磚,都凹陷了進去。

“嘶....怎麼可能?”

蒙麵黑影緊緊的盯著陸寧。

死活不相信,自己被一個二十出頭的青年,一招震退了。-